秋雨系列案情通报之一:辩护律师无法会见

关心本案的弟兄姊妹,朋友们;大家好!

我们是qy系列案件的辩护人闻宇律师(苏炳森)、李贵生律师(覃德富)、杨晖律师(李子虎)。现将无法会见的情况向各位通报一下。

闻宇律师陈述:

今天下午(2018年12月26日)我来到成都看守所,准备会见苏炳森长老,办事人员看了我的资料半天,说我的委托到二审不符合规定,要请示领导。请示完以后,就告诉我正在提审,会见不了。我说这两天我在成都游玩,你们48小时内按法律规定安排会见吧。办事的时候碰到李贵生律师,他星期一(12月24日)一早就来了,还没见到。我在交涉的时候,一东莞律师和我说,今天早上7点就到了,到现在还说是在提审呢。他也是秋雨关联案件的辩护人。至今时间已远超48小时,看守所仍未安排本人会见。

等候中的李贵生律师

覃德富辩护人李贵生律师陈述:

我接受肖红柳委托,为其涉嫌非法经营罪的丈夫覃德富辩护。

2018年12月24日上午11:15分,我向成都市看守所递交会见手续。看守所警官告知,办案单位正在提审,无法安排会见。我等到下午1:30离开。

25日,我再到成都市看守所等候安排会见,看守所再次告知办案单位正在提审,仍然无法安排会见。我等到下午3:43,留下会见手续离开。由于法律规定是看守所应在48小时内安排会见,本人在会见手续上注明:应该在明天上午11:15前安排我见到覃德富。我等候通知。并在最后写下本人手机号码。当时是同看守所高仕峰警官、代警官对接。

26日,我继续到成都市看守所等候安排会见,看守所第三次告知办案单位正在提审,仍然无法安排会见。这次,我遇到闻宇以及一名东莞的律师,都是为本系列案件被告人辩护,也都是因看守所告知正在提审而无法会见。东莞律师说自己是上午七点过来的,到现在都还在等。我下午1:10到,4:10分离开。我离开的时候,那位东莞律师还在等。

至今时间已远超48小时,看守所仍未安排本人会见。

李子虎辩护人杨晖律师陈述:

本人接受杨尚慧委托,为其丈夫李子虎涉嫌寻衅滋事罪辩护。2019年1月7日,我从厦门到成都。1月8日,上午到李子虎传道被羁押的场所:成都市看守所,排队等候会见。11点04分,轮到我办理会见手续。看守所警官审核完本人提交的会见材料后告知,很不凑巧,李子虎的办案单位正在提审他,所以无法安排本人会见,让我等候。因为此前已经得知前面系列案件的辩护人都因此而无法会见,所以还是有点心理准备。就在一旁静候。成都市看守所中午不休息,会见也不停止。中午出去一趟吃饭,回来的时候看守所警官主动告知,提审仍在继续。也就只能继续等候。下午14:40分,看守所警官通知我,因为提审后嫌疑人会先被带回关押场所,后再办理提出、会见手续。但过一会儿看守所将最后一次提出嫌疑人会见。因为现在提审仍然在继续。所以,今天无法安排我的会见了,将我的执业证以及会见手续退回。有什么事情让我们直接同办案单位联系。

我当场提出疑问,一两次在概率上还有可能,但前面所有秋雨系列案件的律师过来会见,据我所知最少6位,有的甚至来过四次。都以提审为由不被安排会见,真的是会这么巧?看守所警官很平静的回答:是的,今天确实是办案单位提审。本系列案件的其它所有嫌疑人的律师无法会见的原因也是办案单位提审。

两位警官的警号为076813,250271。

本人向驻看守所检察院投诉,要求核查此事。但门口有哨兵进不去。于下午3:10,电话投诉(028)86407856,一王姓检察官接电话。告知没有必要让我进门投诉,秋雨系列的案件所有的律师确实都是因为办案单位提审而无法会见。根据检察院在看守所公示的派驻检查人员名录,他应为王一洪检察官。

至2019年1月10日上午11:04分,已超过法律规定的48小时,看守所仍然没有安排本人会见。

据我们所知,李小凤的辩护人阮律师1月2日至成都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葛迎锋的辩护人赵律师总计四次要求会见:2018年12月13日(下午4:30告知办案单位正在提审,无法会见)、15日、17日(同案正在会见,下午点半告知办案单位提审,不要再等,今天无法会见)、21日(遇到同案律师,也均被告知办案单位提审,无法安排会见)。但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而被看守所多次拒绝安排会见。至今也是远超48小时,仍未安排会见。据此,最少已有6位同系列案件律师,12人次被以正在提审为由拒绝会见。

据我们所知,qy系列案件至今尚无辩护律师能够会见。

我们认为,律师与办案单位会见时间冲突是个小概率事件,而这么多的律师,这么多的次数要求会见都无一例外出现这样的冲突,则更是小到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出现。且无论如何,48小时以内安排会见是看守所的法定义务,但其至今都没有安排我们会见。我们拟正式向看守所书面提出安排会见的要求、以及就以上各时间办案单位的提审提出信息公开申请。

葛迎峰的夫人李姊妹给我们的留言中,有时候小朋友会奶声奶气在旁的插入一两个词,喊上两句爸。听着让人觉得有点不是滋味。李姊妹是说,事情出来,大人没什么。就是不满两岁小孩子不太懂事,经常喃喃的在那边一个人自问自答:爸爸去哪里了?喔,爸爸去加班了。

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你真是大能的神!这是目前为止,我们所听到对系列案件最恰当、最形象的总结:加班!你居然让这话从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孩口中说出。你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哑口无言。(诗8:2)。

盼望大家为我们的会见祷告,用祷告托住我们的这个通报和申请,让我们早日会见,用祷告求神让小朋友的爸爸以及他的叔叔阿姨早日结束加班,回家团聚。

闻宇律师、李贵生律师、杨晖律师

            2019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