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睡前小故事

一分钟睡前小故事(26)
上帝造人时,就赋予了他们工作。因此,我们每天的工作首要的目的是告诉这个世界,我们是亚当夏娃的后代,我们是人类。我们不同于动物,不同与花草石头。因为工作,世上出现了两种人:恶人和义人。比如今天的故事。
下午姥爷开车载着孩子们和覃太太去菜市场。结果在小区门囗却被航空港派出所的人拦下,野蛮地禁止出门。即使建设路的人苦囗婆心在中间调节也无济于事。最后只好打电话报警,直接给副所长钟波报警。那两个拦阻的人忽然静悄悄地消失了。但丑事已经干完,消失只不过是找个地方遮丑而已。建设路的人辛苦跟了一下午,最后无奈地说道,为什么航空港的人不让你们出去?他们根本不能这样做。为什么他们不跟着你们?却老让我们跟着。哦,原来跟着义人是一种新时代的作恶。但无论哪种,都只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得罪生命的主张太太的丈夫因为信仰被拘留了半个月。正常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不说,房东还带着人几次三番来逼她们搬家。甚至恶毒地说要实行强奸。张太太不是教会的同工,但她是上帝的女儿现在的逼迫已经蔓延至每一个心里相信囗里承认上帝是主的人。只要你在恶人面前坚持信仰,你就在做上帝赐给你的最神圣的工作。只要你在逼迫当中与亲爱的弟兄姐妹彼此扶持,你就在做一份神圣的工作。因为做在最小的张太太身上,就是做在主身上。
汤太太和丈夫因为信仰都被拘留了半个月。派出所的人看他们是外地户囗,就恶毒地吼他们,威胁要把他们赶回本地。于是房子不再是避风的港湾,而是恶者手中的工具。他们要拿走房子,把心里相信囗里承认上帝是主的人扫地出门,扫出成都,扫出大陆,恨不得直接扫进一锅汤里。汤太太不是教会的同工,但却是神教会里的明珠。她们一家人在邪恶面前的信心就是做在神面前的工作,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亲爱的朋友,如果你有空闲的房子,就让房子被主使用吧!房子里住着最小的小子,我们的主必住在那里。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愿我们在逼迫中同走天路!等候救主!
2019/4/2
苏太太&覃太太&葛太太
张太太电话:18911479815
汤太太电话:18380304590

一分钟睡前小故事(27)
成都是个柔弱女子,被罪欺凌。我们是披荆斩棘的战士,心里刚硬。每天在那弱女子身上踩过,却不为她流泪,她在舔自己的新旧伤疤,我们欣赏自己的荆棘冠冕。
成都是一座山,名叫孤山。我们是寻宝的矮人,历经千辛万苦只为找到数不清的金子与阿肯宝石。我们与恶龙的目标一致。
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不能离开成都?我们为什么要爱上成都?我们为什么被逼迫被威胁,仍然不顾一切地赖着不走?
警察一定想错了,所以他们才想拆散我们。他们以为我们只是爱我们的牧师师母和弟兄姐妹,他们以为我们的信仰在乎地点和熟人。但你们真错了,因为凡心里相信囗里承认耶稣基督是主的人就是基督徒。无论在监狱内还是监狱外,上帝都与我们同在。无论在成都还是外地,我们都是主的教会。
但我们留下,不仅因为我们熟悉的弟兄姐妹被关在成都。我们留下是因为,主耶稣爱这里的罪人,祂为这里的罪人而死,祂要赦免和拯救这里的罪人。那些看守所里的瘾君子、妓女、杀人犯,有什么能改变他们呢?有什么能使他们离开先前的罪呢?罪犯被关押至死终究还是罪犯。但试想一下把福音传给他们呢?在我们周围有许多云彩般的见证,就是见证耶稣的福音如何使罪人离开恶道,获得了新生。我们的职责就是告诉绝望的人一个好消自有一条路是通向永生的,有一位救主来爱你了!
我们没有办法做那个心里刚硬的战士,看着成都繁华背后的软弱而无动于衷。我们无法只做一味消费成都的矮人,在这里挖宝。我们只能守侯在这里,为成都流泪,为成都祷告,我们只能成为照在孤山上的那束光,让坐在黑暗中的人找到道路、真理和生命。
除非你们把我们关在城外,赶出城外,钉在城外。但在这一切发生时,我们为那些关押我们的人、驱赶我们的人、逼迫我们的人哭泣,因为你们不是在赶逐我们,而是赶逐你们,你们亲手将自己赶到大黑暗里。
亲爱的朋友,或许你觉得你不需要福音不需要改变不需要救赎。但是想想被你伤害的亲人,想想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想想在医院里绝望的老人,想想你常常痛恨的自己,想想你的无能无力。你无法不面对上帝,即使耶稣再来审判世界还有一万年,但对于具体的你来说,你死的那一刻就是审判。那个时间一定不长,十年二十年,十天二十天,十秒二十秒。
2019/4/3
愿人人悔改得救的苏太太&覃太太&葛太太
葛太太的美好见证:在被监视的时日里,坐在
黑暗里的人主动向她索要圣经,愿意来认识真神

一分钟睡前小故事(28)
前些天成都还冷的时候,我们就收到了攀枝花的枇杷。那里阳光充足,水果丰盛。枇杷是一个热心的慕道友寄来的。她不止寄给苏太太、覃太太,也寄给葛太太、张太太。
我们常常感慨,我们这些卑微的人实在不配被各处的人记念和接待。但上帝的爱却奇妙地连接了普天下爱慕上帝的人。
那个热心的慕道友名字叫舒琼。她不仅寄了枇杷,还预备了火盆,热心邀请一些逼迫当中的基督徒去攀枝花过个周末,晒个太阳烤个烧烤。可不曾想到,在这个冷漠的时代,最吓人的就是热心。前天下午她就被攀枝花警方带去,要求她放弃人性的美德,拒绝款待来客。不要给他们地方住不要给他们烧烤吃。舒琼虽然还未受洗成为基督徒,但也不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她给警察出了个主意,要不让成都的警察在火车站去拦截,要不把她自己拘留起来,烧烤的事就直接黄了。但警察们觉得那样做违背了他们的职业道德,无法接受。于是双方耗着一直到深夜。舒琼回家之后就听丈夫说,有人来找他,让他严密盯着自己的老婆,一旦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他们,就必得好处。他的丈夫不愿意像学生告密老师那样告密妻子,于是断然拒绝。热心的夫妻俩完全没有想到,一次周末烧烤会搞出这么多意外事故。
今天,舒琼在商场里开的特百惠店被查封了。那些质量上好的杯子和锅,也一起搭进去了。哦,原来烧烤可以不烧肉不烧菜,烧完杯子再烧锅。
亲爱的朋友们,如果你想关心一位受逼迫的基督徒,最安全的方式是快递寄点东西。迄今为止发现最不安全的方式就是烧烤,火一着,烧的是啥还真不好说。
2019/4/4
苏太太&覃太太&葛太太

一分钟睡前小故事(29)
今天是清明节。没有下雨。太阳那么大,孩子们出去玩了一天。苏太太与覃太太出去买了夏装和帽子。我们在路上开玩笑说,今天没有故事,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死了。世界在死亡的恐吓中静悄悄,静悄悄。
但我们想起了丁书奇的故事。因为他曾经带着一个骨灰盒上街布道,向怕死的人传讲复活的福音。举着骨灰盒的就是失踪已经一个月的潘飞。
丁书奇非常容易激动。一唱赞美诗就激动,一激动就大声,一大声就跑调。有一次苏太太站在他旁边,不禁被他唱诗的情感所震动。因为他像一个快乐的孩子,用异常饱满的情调感染着身边的人。他一祷告就激动,一激动就大声,一大声就像孩子在呼唤。呼唤天父的垂怜,呼唤世人来悔改。有好几次,我们和丁书奇弟兄一起在派出所门囗等待尚未释放的人出来,他就大声祷告,为里面的警察,为路上的行人。甚至人以为他疯了。
是的,他是疯了,他不是为自己疯了,他是为信仰疯了。他一个单身汉,说走就走,每个周六都去活水公园布道,为了把好消息说给那些打牌的遛弯的路人。
他曾经在分享他的恋爱史时说,他不是在恋爱,就是在准备恋爱。但他疯了,还没恋爱出个结果就进去了。在监狱里,没有人和他恋爱该怎么办呢?他如何面对那么多冰冷的心和漆黑的夜晚?他如何在没有恋爱的盘腿中情感饱满地唱诗?他如何在敌视的眼睛前传讲死人复活?
我们本来非常担心他。但到如今他还在监狱里,还活着而没枯死。我们就明白了,他为信仰发疯时,他就深深地被爱了!他说的没错,他就是那样活的。他谈着恋爱,一生都要谈恋爱,直到主来的日子。这是我们的救主对他的吸引,无人能及。
亲爱的朋友,他没有犯罪违反世上的法律。他就做了一件事,告诉世上的人,不要害怕死亡,不要留恋坟墓。因为耶稣基督为我们死了,祂已经用复活战胜了死亡。坐在死荫下的人从此有盼望了!
2019/4/5
苏太太&覃太太&葛太太

一分钟睡前小故事(30)
今天中午我们去吃自助餐。监视者们开车跟到了门囗,就坐在外面玩手机。我们进去后,除了服务员热情地招呼着,周围的人都不理我们。我们惊愕地发现了餐馆里的自由。她轻轻地落在菜盆子里,垃圾桶里,自豪地站在刀刃上,滑翔在指甲盖上。
我们在自由中吃喝,在吃喝中自由。如果可以,我们一定把自由吃进肚子里,免得出门时被人发现,无条件剥夺。如果可以,我们一定把自由藏在灵魂里,免得身体衰残时,自由跟着一起消亡。
美好的时光进行了两小时。一出门就结束了。我们深刻地意识到了一个事实,局限在餐厅里的自由是假自由。局限在小区里的自由是假自由。局限在城市里的自由是假自由。局限在时代里的自由是假自由。
正如那个一夜窜红的歌手所唱的,人民不需要自由,这是最好的年代。在最好的餐厅,我们不需要假自由;在最好的小区,我们不需要假自由;在最好的城市,我们不需要假自由;在最好的时代,我们不需要假自由。
但是,如果我们的身体自由了呢?真自由了呢?我们该把自由身放在哪里呢?
我们自由地出入,自由地吃喝,自由地呼吸,自由地发言。我们会去哪里?我们会吃什么?我们会干什么?我们会说什么?很多事我们无法想象。但无论如何,一定会有很多人去犯罪,吃白粉,吸冰毒,说谎话。如果我们只能自由地犯罪,自由就会是杀死我们最锋利的刀子!
亲爱的朋友,原来,局限在身体里的自由也是假自由。假自由不能存到永远,正如身体不能存到永远。让自由进入你的灵魂吧,那样的你会拥有一种罕见的自由,就是放弃犯罪敬拜上帝的自由。亲爱的朋友,我们深愿你寻求真理,遇见真神!愿赐自由的灵与你同在!
2019/4/7
苏太太&覃太太&葛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