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强太太的信3.12-4.3

李英强太太的信
张新月

亲爱的大头,
此时星光灿烂,娃们安静看,想你啦。昨天晚上卡尔松做了个好梦,梦见耶稣和她在一起,还抱她在怀里,她还问了耶稣许多问题。我说这一次的梦是真的,她问为什么上一次的梦是假的,我对她说,所有耶稣同在的都是真的,不管是不是梦。所有没有耶稣的都是假的,不管是不是梦。这个世界上只有一样东西是真的,就是耶稣爱你,真的爱你。
小弟听完,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说,我也做了一个梦,不过是个假梦,我梦见我在吃南瓜。我们都被他逗笑了。
前天晚上发现我们成都家里的锁被换了,预料之中,知道这事我第一反应是:哇,太厉害了。这些人已经无法让我生气,更多是觉得哭笑不得。给社区打电话,他们找了开锁公司的人来换了锁,把钥匙给了我托付拿东西的姐妹。换锁费一百块,我给了开锁的。如果我在成都,直接找开锁的打开就行了,不会找社区,既然他们无论如何不承认这事是他们干的。不过很感恩的是,这次社区的人态度不错,也没有为难那个姐妹,我谢谢了他们。整人的办法花样百出,想到这些人一天到晚脑袋瓜就想这么些事,真想说,主啊,怜悯他们,让他们干点正事吧,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万物的结局近了啊。我们也为他们祷告吧。
爸爸妈妈都好,时常通电话,有次妈妈打电话,第一句就问我,强儿出来了没?我说妈妈你想得真美啊,哪有那么快。然后我们两个都哈哈大笑起来。后来她就不问这个问题了,只说他们都好,问我们怎么样,尤其关心他们的小孙子。
卡尔松休学一学期,她这几个月的任务就是玩,看月亮数星星,看书,画画,种菜,上山下河。她咼兴的不得了。
小弟主要负责搞笑,那天晚上他吃多了半夜吐了,我给他擦嘴的时候他突然说,真是麻烦妈妈了,我觉得我这样好讨厌。这会儿他自己脱了衣服悄悄躺我身边睡着了。
那晚安吧,下次再说,爱你!
你的,太太李
2019.3.12

亲爱的大头,
最近发生了一些怪事,借用朋友圈的话就是”不问你信不信,就问你服不服。”这个有很强的信仰意味,有些事,一开始看上去与信仰无关,与灵魂无关,到后来却无一不是关乎灵魂。为吃站起来〈或跪下去)的人们,正在经历见得到摸的着的绝望。如果他们信主就好了,信主,就知道这一切并不是坏事。对着我们的主,我说,对于发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事,我不仅信,还服,我还感谢且兰看来魔鬼也需要这样,只是注定要失败。
一百天了,这一百个日日夜夜,你是怎么过来的呢,其实我不想问你,我自己主动回避这个问题,还是等你回来慢慢讲吧。我只求在你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境遇里,主耶稣都与你同在,主受鞭伤,是为了我们得医治,你受,是为了证明这件事是真的。
这一百天,我和孩子们都很好,一开始我们哭的比较多,笑的也比较多,后来就越来越平静,喜乐战胜了一切。我们很少去问去想你什么时候出来,因为这实在只有主知道。时间到了,你就回家了,就这么简单。
昨天我们去采了苜蓿,画了画,写了故事,改了错别字,卡尔松趁小弟睡着的时候给他做了个大礼包。
我们种的菜苗发芽了。
我们在哪里都被很好的照顾,舅舅拉我们去赶集,舅妈每天做好吃的,弟兄姐妹也寄各样的东西给我们,归根结底,都是因为我们有一位超级好爸爸,祂细致入微地照顾我们,不可思议。比你细心多了。
所以我有时候看这两个孩子,像极了王子和公主。
爱你,下次再说!
你的,太太李
2019317

亲爱的大头,
一天快要结束了,突然想起米沃什的那首诗,
随便改了改: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厨房里干活。
小鸟停在屋檐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拥有。
只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我正在遭受的恶祸,我都忘了。
认为我曾是不同的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我没感到痛苦。
当挺起身来,我看见蓝色的主和天。
怎么样?好玩吧。亲爱的,主是蓝色的,昨天我画画,对着蓝色的颜料发了会儿呆,我在想,上帝为什么要创造那么多的蓝色昵,因为蓝色最接近自由吗。面对面那天,我很想问一下祂。
和卡尔松讨论一个问题,上帝的字典里有没有”惧怕”这两个字,答案是,没有。为什么呢?因为祂无所不知,如果我们如祂一样,确切地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我们还会怕吗,会着急吗,会焦虑吗,不会。可是我们不是祂。但是因着基督为我们所做的,我们只要在祂里面,也是可以无所畏惧的。卡尔松听完,说,这不就是爱里无惧怕吗。是的,爱里无惧怕,主里无惧怕,我们不知道,但是主知道,我们只要把自己放在主里,就行了。
你进去以后,我才发现,原来生活可以只有一个主题,就是等待。我们现在所有的故事,就是等你回来的故事。这个发现让我羞愧,信主那么多年了,理应从信主那一天开始,我的生活就应该只有一个主题的,就是等主再来。现在的故事,不过那个大故事里的小故事。我爱你大过爱主,这是我羞愧的原因。感谢主,让我发现了这一点。
给妈妈打过电话了,他们很好。娃们都很好,细节你看照片的时候再讲。
今天就到这里,爱你!
你的,太太李
2019.3.19

亲爱的大头,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写李英强而是大头,说那样不利于传播,谁知道大头是谁。我说,上帝知道,他知道,我知道,这就够了。我们的称呼太多了,有的我觉得太腻了,就取了中间值的大头。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我才叫你李英强,李英强是给别人叫的,不应该出现在情书里。小弟睡了,他一睡着整个世界都清静了。现在是我和卡尔松的美妙时光,她看书,写故事。我想你,就给你写信,我从来没有给你写过这么多信。我也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和你分离。以前有这么安静的时光我们一定会谈话,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信主前我们谈的最多的是人生的意义,活着究竟干什么,人生还有哪些可能。信主后说最多的是基督如何爱我们,祂爱的如何长阔高深又细致入微,很多个夜晚我们思念天国,想念那永恒的国度,有时候说着说着就一起跪下来祷告。你用神学知识为我解答我关于天堂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我就像个傻瓜躺在你的臂弯里。
亲爱的,不知为什么,此刻想到这些我有些难过,眼泪也不由自主滑下来。
最近有很多人梦见你,他们做了梦就来和我讲,有的梦见你很好,有的梦见你死了。我哈哈笑着,回应着这些梦见你的可爱的人们。
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是会哭还是笑呢?笑你终于解脱这人世愁烦,安稳在了主耶稣的怀抱。
还是哭我自己必须留在这里。都会有吧。
你有多好,只有我知道。你所有的软弱,主最清楚,向祂求吧,祂必保守你。
晚安!
爱你,你的,太太李
2019.3.20

亲爱的大头,
现在是早上,发现好几天没有给你写信了,赶紧写一个。这几天,外面的战争如火如荼,我想里面也是。天父的时间到了,要把祂的教会放在火里,不为烧尽,只为练精。
我在静静等待祂的旨意显明,同时求祂最大程度的使用你,使你站立得稳,卡尔松这几天每天都祷告”求你让我爸爸坚立”。我知道那是火一样的试炼,有时候我都能闻到似乎你已经被烧焦的味道。
亲爱的,很难,很难。但是我依然感恩,且大大的喜乐,因为祂选中了你。你是我的丈夫,我孩子们的爸爸。
.湖北爸妈,还有我和娃们都好。卡尔松和小弟,可以说是好极了。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这是爸爸坐牢去了吗,原来为主坐牢是这样的。自始至终,喜乐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每次想到你在里面,我心里竟然有种无与伦比的平安,这是一个惊人的事实。
我们谈论预备了好久的事情,发生了,水到渠成,我除了感恩就是感恩,没有任何不满意在这里,上帝每天赐下各样奇妙的事情给我们,比如卡尔松肚子痛,死活不想看医生,怕打针,我就逗她说,这儿的医生挺好玩的(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好玩),然后我们就去了,到了推门一看医生竟然在画画,这事让我们感到非常非常有趣,然后取药只花了三块钱。结果就是卡尔松看病的过程非常愉快,我估计她下次还想去。小弟趁着姐姐看病的时间迅速收集了两个不要的纸药盒,高兴的很。
舅舅还给他们找了一只胖胖的大白兔,不久就会生几个兔宝宝,我们昨天学习探讨了各种养兔知识,听完以后小弟对姐姐说:”我想你还是不要把小兔子送给我了吧,我觉得太麻烦了!”之前说过这个是姐姐的兔子,兔子生的宝宝都归他。
好玩的事太多了,你回来慢慢讲。
我们要去给兔子找吃的了,它的名字叫以斯帖。再见,爱你!
你的,太太李
2019.3.25

亲爱的大头,
昨天外公外婆栽了樱桃树,正愁怎么浇水呢,昨夜就下了一场雨,一早起来我为此深深感谢我们的天父。外公的腿现在只能勉强走动,每天吃两颗止痛片,但是每天还是要下地干活,他已经完全胜任不了挑水背水浇树这样的工作。
我们一切都很好,孩子们每天都很快乐,外公为他们的小兔子以斯帖建了个结实的窝,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晚上的时候兔子被猫咬或黄鼠狼吃掉了。
这个家以最大的爱接纳了我们,外公外婆自不必说,舅舅舅妈哥哥姐姐都很爱我们,想方设法给我们做好吃的,玩好玩的。用外婆的话说,就是让我们觉得时间过的快一点。的确,此地的一天,在成都感觉要三天才能过完。
今天早上我在想,如果你在就好了。但是又一想,如果你在,过成这样就是自然,但是你不在,能依然如此就是神迹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平安了,因为这些日子以来,它每天都在我心里。世界如何变化,人生如何无常,我们如何被逼迫被掠夺甚至失去一切,但是若主把这种平安赐给了我们,我们就真的可以看非常如平常,即使在离散在失丧中也仍然有大喜乐。
这是真的,哈利路亚。
只是你受苦了,爱你!
下次再说。
你的,太太李
2019.3.27

关押
会死的关押了不死的
有限关押了无限
叶子关押了种子
一滴水关押了海洋
主人啊,这是荒诞的
你说,那反过来呢
不死的关押死的,
无限关押有限,
种子关押叶子,
海洋关押一滴水?
这也是荒诞的。
我的爱人是个灵魂
他有一个身体
他的身体在笼子里
他每天下午五点钟出来和我约会。
2019.3.28

亲爱的大头,
昨天舅舅要去新阳镇送人,我们就马上蹭车去赶集,新阳镇给我的印象并不好,人很多,乱糟糟的,到处都是垃圾。不过那千亩杏林的确让我们高兴了好一阵,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杏花。
最近我们开始每天晚上都读四章圣经,两章旧约两章新约,我读两章卡尔松读两章,小弟和外婆听。前晚小弟也要读,他说他都好久没读经了,于是跟着我读了几节。
我每天就是打扫卫生,有时候帮忙做做饭洗洗碗,这些都不是必须的,妈妈和嫂子不管多忙都不会喊我做事,她们觉得我的最大任务就是带娃。所以我们每天基本就是玩。看到这儿你肯定要喊我给小弟教认字了,我偶尔想教他一下,可是他完全没兴趣啊,他的心思完全在小鸟蚂蚁蝴蝶兔子棍子这些上面,并且院子已经关不住他了,每天都要去外面玩。脸也晒的有点黑了,不过这是我故意让他晒的。小弟很喜欢戴他那个自己选的帽子,他觉得戴上帽子很酷。我觉得小弟终于不像个小鲜肉了,现在出去和村里的混娃没什么两样。
卡尔松很好,她每天睡前都要祷告,有时候我都忘了或是困的不行了不想祷告了,她都会坚持祷告。她真是个天使,感谢主把她赐给我反正不知道你的任何消息,就只能告诉你我们的事了,并且明知你也看不见,但是你总会看见。你知道我的记性,所以我就用各种方式记录下来。
这两天没有什么大事,就到这里。
爱你,五点见!
你的,太太李
2019.3.29

亲爱的大头,
你好吗?
昨晚临睡前卡尔松突然哭了,她说我有点想爸爸也有点害怕。我就为她祷告,我祷告完了她自己接着祷告,很快她就高兴了,对我说,我现在不怕了。她祷告的时候说,亲爱的天父,我知道爸爸在你那里,他很好。
感谢主,一直以来,祂都是我们随时的帮助。如果你四五年出不来,走大街上肯定认不出小弟和卡尔松了,小弟那时应该是一个黑黑的壮少年,他我一点也不担心。卡尔松,求主让她长成一个快乐的姑娘,她心思非常非常细腻,,过于懂事,让我心疼。
小弟有什么都会表达出来,昨天他突然掬着我的脸说:”虫妈妈!”我就知道他想爸爸了,因为你喜欢掬着他的小脸蛋说”虫弟!”虫妈妈是他自己发明的。有时候他会让我掬一下他的脸蛋,我会马上配合,学你的样子喊一个”虫弟!”他就非常开心。
从你被带走的第一天,我就告诉孩子们,想爸爸是正常的,不想才不正常。但是知道神的旨意和计划更重要,就像爸爸给你们录的视频里讲的,爸爸是去一个地方工作了,那是上帝让他去的。
所以我们想你,都是正常的想你,放心。你父母那边也好的,你也放心,安心做工。
昨天我们给花椒树施了肥浇了水,小弟和卡尔松都干了活。
太阳出来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求主今天格外保守你。
爱你!
你的,太太李
2019330
那晚,卡尔松读到”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的时候就笑了。她已深谙天国经济学的精髓。

亲爱的大头,
主日平安!
好像是神特别恩待了我们,昨天卡尔松和小弟非常开心,我感觉有大喜乐从他们的心里洋溢出来。我们去种了冬花,卡尔松撒了种。小弟挖了葱。干完活回家的路上还坐了个三轮车。他们最喜欢在河湾玩,那条小河,可以玩出很多花样。头顶偶尔还有野鸡飞起来让他们大惊小怪。
说起河湾我想起一个事,你或许还记得。有一年我带你回老家,走到河湾那儿的时候我们不知为何吵起架来,然后我就气鼓鼓一个人回了家,我说你不要来我家了!从河湾往上走的时候偷偷看了一眼,发现你正蹲在地上做一个什么东西。我到家很久你才回来,给我一个泥土雕刻的心,上面还写个”我爱小宝”。这个东西我一直留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这件事了。那个时候有没有卡尔松我都不记得了,反正是很久以前的事。你还记得吗?
不信主的男男女女之间喜欢说一个情话,大概意思是把你宠的别人都无法代替只能跟我在一起。你好厉害啊,虽然没有听你说过,但是这么多年你对我用的就是这一招。你是不是听谁讲过然后偷偷记下然后践行的呢?好了,不侮辱你智商了,聪明如李英强,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呢,是不是。哈哈。
和你讲一个掉渣的事。话说昨天晚上,我们正在读经,突然从小弟身上(可能是衣服帽子里)掉出来一个东西,竟然是一个大大的土疙瘩,当时卡尔松就睁大了眼睛:”小弟,你真是一个土娃啊!”,小弟有点不好意思,后来他拿着那个土疙瘩左看右看,我说,小弟你知道四个字叫”土得掉渣”吗?就是这样的。他当然不懂,我自己笑的停不下来。
后来他还说,掉渣又怎么样嘛!
你是不是觉得你几子超级像你。我爱你。
每个新的一天,上帝都与我们同在。
你的,太太李
2019331
五点钟,不管身在何处在做什么,我们都会停下来和你一起祷告。

蓉蓉姐
不短你对这个称呼是否满意?别人面前我都叫你师母,孩子面前我叫你蒋蓉阿姨,我们两个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称呼你。
你好几次都说你小时候好希望有个姐姐,虽然我比你小,但是我说过我还是可以做你的姐姐,因为你虽然比我大好几岁,但我时常觉得你像个小妹妹。因为你任何时候都迁就我,就像个乖乖的小妹妹。
三个月过去的这个主日,突然想给你写封信。
你好吗?
问号前面这三个字让我泪如雨下。原来直到今天,我都不能好好的想起你。
有不少人写关于你的文章,我看了,觉得都没有我心目中的你好,但是你怎么好的,我具体也说不上来。不过我可以说一下事实,或许你听到也会高兴一下,得意一下,这可是个秘密,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那就是,在我将近四十年的生命中,我没有羡慕过任何人,但是我羡慕过你,我也没有嫉妒过任何人,但是我偶尔会嫉妒一下你。
比如,当我们一起逛街,好不容易看到一件漂亮衣服,你一穿,哇,你自身的美大大超越了那件衣服的时候。比如,有人得罪你伤害你,你难过,在我面前抹眼泪,但是过几天就忘了又掏心掏肺对人家的时候。比如,你很平常地对我说,王怡,我现在知道他就是为这个事(福音)而生的。很多这样的时刻,我都在心里掂量自己,为什么李英强现在不是牧师,而我现在不是师母,是有原因的。
你快出来吧,这是129以来我祷告最多的事,我每天都在等一个消息,关于你的。
还有太多太多,见面再说。
爱你!
新月妹
2019331

亲爱的大头,
昨晚小弟睡前对我说,你不用陪我睡觉,我自己睡就行了,你先不要睡觉。我问为什么,他说你等姐姐一起睡(姐姐在看书),如果我们都睡了姐姐也要睡,但是姐姐不想睡觉,所以你会骂她她又会哭。我说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姐姐了,他说姐姐哭爸爸回来会很伤心的。突然我觉得小弟长大了,正当我这样想的时候,他就真的睡着了。
我等了会儿姐姐,我们就祷告睡觉,姐姐并没有哭(她就哭过一两次被我骂),我就说你听到小弟刚才说的话了吗?她说她没听到,我就又给她讲了一遍,她说”哇奥”,然后祷告的时候她说,”亲爱的天父,谢谢你给我这么好的弟弟,求你让我学会真正的爱他”什么什么,我觉得她也长大了。
卡尔松昨天给我说,我觉得我们从回来的那天起到现在只过去了0秒!我问为啥,她说因为太好玩了。原来小朋友也是有时间概念的,还懂相对论。
哦,希望他们觉得爸爸也只离开了一秒。
真有千年如一日。
我以前不怎么喜欢干农活,这次回来竟然喜欢干农活了,一是看到爸爸妈妈实在老了干不动了想帮他们一下,还有就是在栽种拔除修剪这些过程中看到创造的奇妙。所以接下来我的手可能要越来越粗糙脸越来越黑啦。再见君时,农妇一枚。
有时候我会突然想起来我们竟然已经是不会死的人了,就觉得今生再大的苦难也是好的无比的,因为一切很快就会过去,新的路程很快就会开启。
是的,在基督里,千年如一日,在基督徒的人生里,没有坏事。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再也见不到你,就像你给爸爸录的视频里讲的,此生不见,天上也会见。
人的一生真的很快,在老家尤有此感。昨天不是还在小河边捡石头吗,今天都是两娃妈了。而很多人,不到四十岁都已经走完了他的路程。
今天感慨有点多。
下次再说,基督里爱你(我现在越来越发现,不管什么,只要放在主里的,都会发生神奇的变化,有的会无,无的会有)。
你的,太太李
2019.4.1

亲爱的大头,
昨天在新阳镇一天,给娃们买了两只鸽子。他们一看到鸽子就很兴奋,小弟是想捉着摸着玩,卡尔松说看到鸽子就想起大洪水,还有圣灵如鸽子降下,而我看到鸽子就想起我的良人。
鸽子的名字是我起的,雅鸽和驯鸽。因为圣经里鸽子基本是美丽和驯良的意思,但是卡尔松也说上帝说过以法莲愚蠢像鸽子。我就对她说鸽子也有愚蠢的一面,但是我们看它好的一面吧。
回来的路上看到落日。我时常被天父的杰作惊到。大美。
前段时间我感觉你在里面的争战非常大,现在好一些,求主给你平安喜乐,不过我觉得你的喜乐一点也不会比我少。因为你总是感觉主实在爱你,听道的时候你常常落泪,我有什么感动给你分享的时候,第一个落泪的肯定是你,以前我觉得是因为你心软,现在我知道了,你无数次的落泪,只是因为你觉得天父实在太爱你了。每一次落泪完,你都更加勇猛更加拼命为祂而活。这是你所有力量的源泉。
是的,你是被恩典驱动的。而我时常被兴趣驱动,所以我常常懈怠而你永远意气风发。求主使你在里面也时常触摸祂不可思议的爱,这样我就对你完全不担心了。
我每天祈求的,也是这个。就是求主与你同在。
试炼之后,你必如精金,变成宝贵的器皿。
爱你!下次再说!
你的,太太李
20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