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回忆录-覃太太

作者:肖红柳,秋雨圣约教会覃德富长老的妻子


一分钟回忆录(一)

我现在的记忆力越来越不好,很多事情都开始变得模糊。在它们完全消失之前,我得尽量地记下一些。将来覃德富回家了(除非他死了,否则我相信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得给他讲讲外面的事呀。不知那是什么时候了,别到时什么都不记得了。每天回忆一点点,少一点好记,到时候我要是没法给覃德富讲了,就烦请诸位代劳吧。

得从刚出事时说起。我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是基督徒,甚至我的家人中有很多位都是基督徒,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我丈夫覃德富就被抓起来了,至今已经133天没有任何音讯。他们都很善良,怕伤害我,所以没有一个人当面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就成了嫌疑犯?他们可能也不知道怎么问我,怎么劝我,怎么安慰我。他们还不知道的是,我现在也是一个嫌疑犯,正在事实上被执行监视居住,已经快满六十天了,说是要执行一年。

回到正题。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九号是个星期天,我们基督徒称其为主日,每个礼拜天我们都要去教会做礼拜,敬拜上帝。那天聚会结束,覃德富先带着两个孩子回家了,我留在会堂排练圣诞话剧。大概六点左右回到家,八个多月的老二的烧还没退,我去她房间喂奶,希望她能早点入睡,早点退烧。

我才进房间没多久,就听到外面客厅十分嘈杂,还有人要进里屋的样子。我听到覃德富说:”她在哄孩子睡觉,你们等一下嘛!”我把孩子放在床上,疑惑地推开房门,被满满一屋子的陌生人吓傻了。至少有二三十个人,他们自称是警察,可是没有一个穿制服。

我强作镇定,说:”你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是谁?明天接着回忆!但刚听说个十分诡异的事,曾因某个礼拜天在小公园里敬拜上帝被拘留十五天的王军弟兄,今天(又是礼拜天)中午又在小公园被带走了,现在都没回来。也许当权者是想拿他当典型,敬告广大市民,不要去公园,尤其是礼拜天,太阳再好也不行!

覃太太
2019/4/21


一分钟回忆录(二)

面对一客厅陌生的男男女女,我强作镇定,说:”你们到底是谁?”一个男人走到我面前,晃了一下证件,我还没看清就收起了,后来知道是成华分局的李姓国宝。他很凶的在我面前又晃了一张纸,说我丈夫覃德富涉嫌非法经营,要被带走配合调查,说那是传唤证。

我说:”哦,这传唤证是给我的吧,我收好。”他立刻抽走,大意说不能给我。我说:”那好吧,我拍个照。你们这么多人来抓我丈夫一个,我不认识你们,你们也不给我任何文件,那我将来上哪找人去啊!”我掏出手机想留个照片万一寻夫需用,结果围上来一堆人吼我不准我拍照。

我很害怕,忽然看到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女人,得到启发,我得把这场景录下来啊,要不将来说起这事没人信啊!

你信吗?晚饭饭点你一个无名小老百姓,三十人冲进你家客厅,二话不说要带走你孩子他爸。什么?他犯法了?你才犯法了呢!他一个一天到晚呆在教堂里修修补补,安灯鼓捣电的小杂工,犯的莫非是浪费生命之法?!什么?我违法了?恭喜你,答对了!因为下一秒,刚掏出手机的我就被四五个人按倒在地,强行抢走了手机。

两个孩子,老大在客厅,吓得哇哇哭,老二在卧室,病得哇哇哭,我坐在地当间,惊魂未定,我身后站着覃德富,被两个高个子男人按住,动弹不得。

唉,今天就先回忆到这吧。后来听说我们遇到的远非最惨的情况,就拿沈教授和他妻子李晓凤来说,十二月九日的晚上他们家忽然就断电了,他和妻子想停电了也好,两人出去散散步吧。哪知刚打开房门走到楼梯,就从楼上楼下涌来不知名的壮汉若干,将沈教授封喉抬回屋内,同时也将小凤姐摔回客厅沙发上。

到今天下午四点沈教授被关押就满三十天整了,而小凤姐他们已是134天了。他和爱妻何时能双双把家还啊!

覃太太
2019/4/22


一分钟回忆录(三)

昨天晚上十一点多收到关于沈教授的消息,称其已经回到位于成都的住处,但由于手机没有归还给他,所以没法联系大家。这真是一个好消息,等见面我一定好好问问他到底是为啥遭此一劫。别人都说他是因为写了一篇听道回应就被关了三十天。怎么可能呢?!现在是法治社会,岂会发生这等荒唐之事??泱泱大国岂会连一篇听后感都容不下??

昨天还有一个好事就是葛太太收到了丈夫快出来了的消息。消息来源相当可靠,是警察亲囗说的,根据苏太太的经历来看,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期待,相信人民警察绝不会让人民们失望的。

唉,苏太太葛太太真是赶上了好时候啊,相比之下,去年一二九那天晚上我遇到的那群说了不算的是不是假警察啊?

我手机被抢走之后,覃德富被带到里屋,说是要跟他谈谈。出来之后覃德富对我说让我带着孩子跟警察走,因为他们要搜查我们的住处,搜完之后会带走覃德富,带走覃德富的同时就会放我们娘仨回家。我对李国宝说孩子都小,最小的那个还在生病,我保证不会妨碍公务,你们怎么搜都可以,请通融一下,让我带着孩子在家。答曰不行,并且保证一会儿带走覃德富就会让我跟孩子们回来。

我别无选择,只得抱起生病的小女儿,领着吓坏了的大儿子坐上了警车。当时已是寒冬夜里九点。最终,我被关了整整二十四小时才放回家。幸好孩子们先被姥姥接走了。

与我一同关押的有苏长老和我的父亲。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一二九当晚担心我们有事所以去我家探望,结果没进到门不说,还被关起来了。我不懂这样做的原因,也许邻居关心邻居是有罪的,父亲挂心儿女是有害的吧。我也不懂覃德富明明在十二点左右已被带离了我们的住所,而我在第二天夜里才被放回家的原因。

算了别想那么多。欣慰的是,最近警察的话能听也能信了,才四个多月,执法者的素质突飞猛进的成长,真为祖国高兴!

覃太太,2019/4/23
在希望的山顶上!

友情小贴士:
昨晚,基督徒张建青尉志雪夫妇出门回家,发现锁芯里堵满了502胶水。报警后,警察说:”如果你们觉得这里不安全,可以搬走啊。”今天,另一对基督徒汤春亮郑传娟夫妇的家门锁芯里也被灌满了502胶水。报警后,警察给出的答复是:”自己解决。”
好吧。他们找来开锁匠,拿电钻钻开了。网友支招:据查,502胶在高温下会变软。可以用打火机去烧,等它变软后用工具拨出来。看来,以后出门,钥匙都不是必备的了,需随身携带打火机,也许镊子也用得着,干脆,背上工具箱吧!


一分钟回忆录(四)

今天我去看守所给覃德富送几件夏天的衣物,回来却不让进小区大门了。热心居民卢先生说代表小区全体居民对我们居住在和贵馨城表示不满,因为我们在这里居住,引来了大批身分不明的人员进出,看守,给小区造成了恶劣影响,让人误以为小区治安非常之差,希望我从哪来回哪去。

我向卢先生介绍了自己来和贵馨城居住的原因,以及目前成都基督徒遇到的有家回不去,有房租不成的一百种理由。卢先生听后大惑不解,他说公民的信仰是自由的,他对屋主的慷慨相助表示敬佩,他很无奈,因为自称是派出所的人让他和居委会的配合,但他决定不管这种烂事。后来保安打开大门让我们回家了。

在此,我要特别向热心居民卢先生表示感谢。同时也坚信,我们在和贵馨城的居住对广大住户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每日有这么多警车,警察,综治队员,网格员在小区内出入,相信稍微有点眼力架的犯罪分子都不敢打咱们小区的主意的。我相信国家和政府下这么大力气,拨出这么多资源,肯定是为了保家卫国,绝不会仅仅只为了看守我们几个孤儿寡母,他们又不傻。

至于出面要求居民们配合的是所谓的派出所人员,这点我还稍有疑虑。建设路派出所的周副所长昨晚就肯定了我今天去看守所送东西是合理合法的行为,绝不会不支持我。航空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早晨与我父亲倒是发生了一点囗角,大概是因为我父亲听不懂本地话,质问了对方几句,对方当时气愤愤地甩下一句:”我告诉你,今天就不准你们出去!”但最终我们出门也没受到什么拦阻。回来在小区门囗交涉的整个过程,这位易怒的航空港民警自始至终都翘着二郎腿在吃盒饭,悠哉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并没有再次出面发怒。热心居民卢先生表示不管这等烂事之后,回身向易怒警说了什么,我还担心他不了解这位警察的性子,别拍了马蹄子,但门就开了。虽然这样,我还是暗自猜想,肯定不能是他,他怎敢暗中使绊以泄私愤,身为我国堂堂公安,还能连这点自律性都没有??

回忆往事解解闷吧。话说一八年十二月十号我回到家,十一号就开始了我的”寻夫之旅”我去成华分局找李姓国宝,接待台的人说我们这部门多了去了,谁知道李某属于哪个部门?!你当时为什么不看仔细点。我无话可说。难道答:”下次注意!”?没法,我只能回辖区派出所报案,因为人找不到了。兜兜转转回到成华,告诉我拘留通知书会用信件的方式邮出,我完全不能理解,我家就在分局旁边,自提不行?答曰不行!两天后我又去问,说通知书已经寄出寄到老家了,我说这不合理,老家没人接信,如真的寄出,请再寄一份复印件给我,答曰不行!五天过后,收到挂号信一封,内装拘留通知书,地址真的先写了老家,然后划掉,改成了当时住址。虽然逻辑不通,时间也完全对不上号,但是管他的呢,这年头烧脑的事那么多,不差这一桩!

覃太太
2019/4/24


一分钟回忆录(五)

昨天我去了西航港派出所,领导们决定把对我监视居住的执行机关正式变更为这个所。我见到了市局的易国保、丁国保,和西航港派出所的冷警官、钟副所长,他们都对我非常耐心和友善。相信在他们的监视之下,我会安稳幸福地居住在双流的。在这里也特别向曾经监视我的建设路派出所的所有领导,警官和网格员们表示衷心地感谢,你们辛苦了!你们向上帝的儿女行善,上帝必要祝福你们!

在这里我突然想起有一次周警官跟我谈心。他反复试图站在我的角度,从我的心理出发,认为我对警察一定充满了敌意,尤其是知道就是这些人抓走了我丈夫时。当我告诉他我一点也不恨他们,虽然时常反感他们的一些做法,但心底里真的对他们没有恨的时候,这位警官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

另一位李国保问我,信基督就好好信基督,为什么总提国家和政党呢?我说我们天天都为这个国家和执政掌权的向上帝祷告,愿上帝祝福国家,愿上帝带领掌权者做合神心意的管理者,愿上帝在中国拣选更多的灵魂。他告诉我国家和政府不需要这些祷告。

是啊,也许你们不需要,但我们需要。到底要怎么说你们才明白,我们这些人的”野心”不在地上在天上。世上荣华,非我意所属;唯有主爱,能满我心怀。

覃太太
2019/4/26
神爱世人,没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