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钟回忆录-覃太太4.29-5.11

作者:肖红柳,秋雨圣约教会覃德富长老的妻子


一分钟回忆录(六)

话说上次家门锁里被灌502的汤春亮郑传娟夫妇,上周陆续经历了五壮汉上门限期搬家,突然停水,凌晨电表被偷,以及家门囗被喷”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字样等离奇事件。上周的某一天风平浪静,娟子带孩子外出玩耍。回到家第一件事,确认门能正常打开,接下来,气还有,水没停,电表还在,于是长吁一囗气。而今天,他家的门锁眼第四次被堵了502,这次还喷上了油漆。

上周另一对基督徒夫妇张建青尉志雪家也是睡到半夜听到门外有异响,打开门一看,电表被偷,门锁被堵,墙上喷字,油漆味新鲜扑鼻今天,有三四个在家上学的基督徒孩子在一对基督徒夫妇吴五清熊梅芳家,跟他们的两个儿子一起学习。中午时分,建设路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和社区工作人员进入他们的家门,带走了大人,留下了孩子。听说现在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的生活开始变得这般多姿多彩,奇奇怪怪。兄弟姐妹们啊,有空也记一记呗,不负好时光啊。

有朋友总好奇,我为啥会被监视居住。其实,我也很好奇。

丈夫被抓之后,我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两个年幼的孩子,努力生活,等着丈夫沉冤韶雪,无罪释放。看守我的王网格员一直跟我说,小肖,我们等着,时间会证明一切。

说实话,这句话让我又感动又难过。感动的是,这话是真的,圣经上说,隐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总有一天,一切都会显明,都会接受审判;难过的是,明明没错,我干嘛要让时间来证明?!我的时间不是时间吗?!

事实证明,我的时间可能真的不是时间。前两天我跟两位市局的警官哭诉我近来的经历,说我一个普通老百姓云云。丁警官立即纠正了我的用词,他告诉我不能称自己为普通老百姓,因为我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因此已经不是一个正常人了,普通老百姓享有的权利,不代表我就可以享有。听到这里,我真为自己不能再以普通老百姓来自称感到深深的遗憾。

经过警官们的教育,我基本明白了:因为不能解释清楚我名下银行卡中的每一条明细,我涉嫌非法经营。领导们考虑到我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需要照顾,特批准我无需收监,只是收走了身份证护照和通讯工具,再辛苦辖区派出所的警官和工作人员们日夜驻守在我家门囗,对我进行监视居住了。亲人们,朋友们,务必吸取教训啊!管好你的卡,管好你的脑子,千万别学我马大哈,害了自己不说,还要麻烦别人!

不过,我有点纳闷,银行流水清清楚楚,来龙去脉,不是不言自明吗?而且,监视居住的法律文书一直不给我,人生难得有机会给自己请一盘律师,结果搞得我想证明自己是犯罪嫌疑人都没法。这都是为啥?算了,这些都是你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才能想的问题,我还是洗洗睡吧!

覃太太,2019/4/29


一分钟回忆录(七)

上次说到那几个十一二岁的在家上学的孩子们,后来都回家了。回家之前都单独在警察叔叔那做了笔录,并签字画押。那对打开家门的基督徒夫妇吴五清弟兄和熊梅芳姊妹以及他们请来给孩子教授知识的王军老师,最后的结局是两名男性行政拘留十五天,女性回家带孩子。匪夷所思的是,被拘留的两位弟兄的家属去派出所要通知书时,竟然还要被扣留,说要问话,后来查了一下跟来的一位弟兄的身份证,不知怎的,就叫他们都走了。

五一那天,另一对基督徒夫妇肖荦彪陈艳夫妇带孩子出去玩。结果出门就被拦住了,因为他们夫妇俩穿了有以前教会标志的t恤。肖弟兄当场就把t恤翻了一面穿,还是过不到关,最后只好一家人到派出所度过了难忘的一天。

唉,我的智商已经严重跟不上这世界变化的速度了。覃哥,你还不出来吗?再不出来你可能也彻底看不懂这个魔幻世界了。

不过,懂与不懂又有什么关系呢?人一个一个的出来了,卡在哪里也似乎没那么紧要了,绝大多数人的日子都在往前过了,很快这件事也就销声匿迹了。人们不会再追寻意义或价值,柴米油盐会掩盖住眼泪和叹息。

我常常不懂这苦难的用途,就像腹中的胎儿不懂在黑暗又狭窄的空间里要眼睛鼻子嘴巴手脚有什么用一样。不信的人说冥冥之中有天意;信的人说,万事互相效力,神总有美意。

胎儿来到世上就渐渐明白那些部件缺一不可,将来有一天我们也必要明了这趟苦旅非走不可。

覃太太,2019/5/5


一分钟回忆录(八)

想到一件事我还觉得很安慰,就是当时我知道覃德富已经被拘留了,就赶紧去给他配了全树脂的近视眼镜,第一时间送了进去。我亲眼看到收东西的师傅把眼镜拿去过了检测仪,然后让我签字确认了的,所以覃德富在里面肯定有眼镜戴,绝不会像苏长老那样四个月没眼镜。我的好苏太太英明神武,但是这件事她没做对。她当时给苏长老配了眼镜,是直接送到警察手里的。这不好,没走正规渠道。

十二月九号之后,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会堂。到了十二月十六,又是一个星期天,我心里很难受,想念我们曾经敬拜上帝的地方,想一起敬拜的一张张面庞。我就心里寻思着去哪里能找到我的弟兄姊妹。以前在科大操场带孩子玩耍的时候,常能在那里碰到弟兄姊妹和小孩子们,我就想再去试试,哪怕能一起唱唱诗,读读经,祷告一下也好啊!

靠近操场,我就看到远处聚集了一群人,好像是跪着的,心里一阵高兴,带着两个宝贝往那走。忽然身边冲过去一队警察,跑步前进,我有点迟疑。远远看到跪着的一群人被围住了,接着又都站了起来,随着警察往操场门外走,我想上前看个究竟,忽然背后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

吓了一跳的我,回头一看是面露凶光的一名穿制服人员:”跟我们回派出所!”我立刻转身:”我回家就是了!”没走出两步,又被拉住:”站住!走!去派出所!”两个孩子都被吓哭了,我吼起来:”你不让我在这里,我就回家就是了,我干了什么非让我去派出所?!”对方也吼道:”你是不是那个什么秋雨教会的嘛!?是就跟着走!”那我没有理由不去了。

最近心里烦闷的时候,一段经文常在我心中:我的心等候主,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胜于守夜的,等候天亮。(诗篇130:6和合本)守夜的等候天亮,是一种什么心情。如果没在夜里守过,绝不会知道这种感觉。那种切盼,夜越暗,心越切,除了天亮,没有其他的期盼。然而我的心等候神,比守夜人的心还要切,比天亮更能满足我心的是神自己。我们一定会赢的,因为神站在我们这边。

覃太太,2019/5/7


一分钟回忆录(九)

一百五十天了。

整整五个月过去了。

我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十五个月?五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

如果不是神的恩典,这五个月我也过不来。我想那些在里面的亲人,我的牧师师母,覃德富,李英强,葛迎峰,小凤姐,苟弟兄也是一样,整整五个月,我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消息,惟一知道的是神不会丢弃我们,上帝与我们同在。

三十多年的人生中,我从没有一刻像如今这般盼望永生,盼望新天新地。邻居问我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天这么多辆车围着我们家。

我妈说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一家都是基督徒,他们抓走了我女婿,然后这样守着我们。邻居说,那就别信了呗!我妈说,那不行啊!我不能因为今生得利还是失利,来决定信或不信,因为上帝的存在不是由我的境遇决定的。至于我,无论在何种境况当中都只能仰望神的恩典和怜悯。无论何种境遇,我最终的安慰都不是今生今世的顺遂和安逸。你懂吗?不懂不要装懂,更不要嘲笑。你可以保持不解和无奈,这是最起码的善意,这便仍有得救的可能。

十二月十六我带着两个孩子,先是跟三十几位弟兄姐妹一起,上了一辆警用大巴车,我们在大巴上唱诗,没人禁止我们。

后来我们三五一组被分流到不同的派出所。我和孩子们以及另外两位年轻的姊妹,被分流到了万年派出所。到了之后,我申请给我的爸妈打电话,请他们来把幼儿和婴儿带回去。开始派出所的负责警官同意了,但我爸妈赶到时,不知怎么,他们说接到通知,孩子不能走,不管是幼儿还是婴儿。最终,我妈妈陪着我,帮我带着两个孩子,我们和另外两位年轻姊妹在凌晨一点一起离开了那间派出所,被各自所属社区的工作人员接走,最后回到家中。

期间,万年派出所的警官们给我们提供了午餐和晚餐,下午还准许我们在院子里晒太阳,有位年龄稍大的协警还在我做笔录期间陪我五岁多的儿子玩耍。

在这里真的要向你们表达我最诚挚的谢意,你们向上帝的儿女施以善意,上帝一定会祝福你们的!

虽然在那期间我做了四份笔录,并接受一位教育局工作人员关于孩童读书意向的询问;虽然无论我怎么说我去操场是因为失去了会堂,我想在主日找到其他的基督徒一起敬拜,这无需任何人指使,他们都不相信,总要我说出召集人是谁,我说非要说的话,那就是上帝,他们让我不要鬼扯,但万年派出所警官和协警们向我们表现出的善意和无奈,都和那天明亮的日光一起,深深地温暖着我那十六个小时的回忆。

覃太太,2019/5/9


一分钟回忆录(十)

今天想起点儿久远的事。去年的今天,大概是这个时间,警察开始敲我家的门,问覃德富在不在家,我说不在,他们就走了。

第二次敲门,我说覃德富还没回家,他们说知道,问我是不是肖红柳,我说是。他们说,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江信大厦参加一个祷告会?我很惊喜地告诉他们,是的!我要去为国家祷告!他们面无表情地说,告诉你啊!不要去!那是违法的!我惊讶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说啥好。他们就走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又有人敲门。我儿子那时还不太熟悉经常被警察敲门这种状况,紧张地问我,妈妈,会不会又是警察。我疑惑地打开门,七八个警察,覃德富在不在家?我说他有事一夜未归。他们说,今天你们教会要举行为国家祷告会,你去不去?我说,我会去的!他们说,那是违法的,叫你不要去!我不理解,祷告为什么会违法?他们说不跟你说了,就走了。

后来,我还是带着两个孩子去了教会,我不知道信徒在圣殿中跪下祷告跟违法有任何关系。结果,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大警车小警车,正把去到那里的弟兄姐妹们一车车地带走。

一辆警车停在我旁边,下来好几个穿制服的,其中有个年轻的制服笑着朝我挥手,上来噻!上来噻!我正疑惑的时候,旁边一个高个子警官突然叫住我,并朝那个笑着喊的制服骂了句什么。高个子警官轻声对我说,你还抱着孩子,来这里干什么,快回家去!边说边把我和孩子轻轻往边上带。我也小声对他说,谢谢您警官!可是我丈夫好像从这里被抓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警官继续轻声对我说,你带孩子先回家,没事的,他最多晚上就回来了!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陆陆续续上警车被带走的弟兄姐妹们,高个子警官帮我排开了一条路让我和孩子们走了。

最终我还是辜负了不知名的高个子好警官的好意。因为知道我的爸妈也被带到了建设路派出所,我到所大厅去打听他们的消息。谁知大厅通往后面办公室的门竟然没关,我看到苏太太的身影在那里一晃,我叫了她一声,她看见我惊喜地笑了,她说你进来不?我们都在这!我说好啊!带着孩子就进去了。

我在里面看到好多弟兄姐妹,苏太太和她的孩子们,我的爸爸妈妈,我们高兴地在一起说着各自的经历,孩子们就在派出所的院子里热闹地玩起来。后来,我竟然看到覃德富也走进来了,我握了握他的手,他笑了,就被带到最里面的办公室了。

七点多,我们所有人都回家了,十二点多,覃德富也回家了。高个子好警察没有骗我!一年过去了,你们是不是长舒了一囗气?今年不会再有这些讨厌的家伙非要为国家祷告了。这些自认为是这个国家的祝福的人,有的与罪犯们同居一处,有的被禁足在家,有的被驱赶,有的被遣返。

但,我们不会停止祷告,只会更迫切。抱歉,我们不会停止爱你们,爱这个国家,无论我们身在何处,因为这是上帝的命令。

覃太太,2019/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