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年初,一人对抗全世界

作者: 里衣 没有别的战斗

2019年就要过去了。时间真是个奇妙的受造,许多国人抵制圣诞节,但是他们却没办法抵制时间,没法抵制2020年的到来。因为2020年就是耶稣纪年,纪念耶稣诞生2020年。

历史的开端在于那位耶稣,历史的终结也在于那位耶稣。我们等候他再来,把历史和世界卷起,把案卷展开。

要过去的这一年,与其说充满了许多失望,不如说是真正把盼望打开的一年。我们看到麦子和稗子一齐生长。这一年打破了我所期盼的庞大叙事,就是万民归主,或者说中华归主。让我看到的是:

“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污秽的,叫他仍旧污秽;为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圣洁的,叫他仍旧圣洁。”(启示录22:11)

历史的进展越来越两极分化,所以不奇怪为什么在我们周围发生那么多荒诞的事情、邪恶的事情,人们的生命如同草芥,活着颤颤发抖。不知道哪里的桥又会倒掉,不知道哪一块公路又会塌陷,不知道经济危机到来后如何生活。我们有太多的不知,然后我们也不想去知。只是活着,像牲口一样活着。似乎这是在中国还可以岁月静好的秘籍。

但是我想说,活着,像人一样活着。活着,越来越像一个人,而不是越来越像禽兽,是有可能的吗?

在2019年,我听到一位中年妇女对着镜头所说的话,触目惊心。12月1日,她的丈夫和儿子驾驶着环卫车经过广州闹市区的一个路口,瞬间发生的地陷吞没了他们的车。

由于地陷过深过大,当地部门在经过了好几个小时的努力,实际却没有采取有效方式救援的情况下,采取了大量浇灌水泥的方式防止次生灾害。

甚至在呼喊他们还有回声的情况下,家属无法阻拦填埋的水泥罐车,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和儿子被埋,留下两个失去丈夫的女人和一个才满月的孙女。她悲痛欲绝地对着镜头反问:

“你看哪有这样的人哪?有没有一点良心?都是父母生的,不能这样的。”

这是一件悲伤的事情。火箭都上天了,卫星都登月了,中华民族都要复兴了,却四五个小时都没法抢救几个落入深坑的人。连这个不应该出现的坑为何出现,也被厚厚的水泥所覆盖,不会有答案。

但是那句反问却是深入人心,必有回响的。它已经给出了答案,这里所发生的所有悲剧,就是因为充斥了没有良心的人。良心是人最宝贵的那部分,是人之为人的全部。失去了良心,人就进入了永不得安息的地狱之中。

而在今天,一位牧师被法庭判刑九年,他是为了良心而入狱的。他和家人的遭遇在世人看来非常悲惨。他是不幸的吗?不,恰恰是那幸福的闪电让他走向牢狱,他将那幸福的闪电告诉他的,告诉每一个人。他曾经在诗句中反复练习这个时刻,直到他如此幸福地奔向他的死亡。

听到这个消息,我难过了好长的时间。我一开始在为他和家人难过,然后我开始为我自己难过。曾经坐在铁椅子上,我也说过豪言壮志:“我比他年轻、健康,如果可以折抵刑期,我很愿意替他坐十年牢。”因为教会更需要他,他的麦克风可以抵我的几千个。

可是,我所有的只是年少轻狂,很快我就招架不住。我根本不知道十年意味着什么,我也没有热切地迎向我的死亡。我说过很多的话,可是撒旦对我不屑一顾。

没有人可以替他走他要走的路,因为这就是上帝的历史。上帝要更深地得着他,就把他接到监狱里面九年,我有什么可说的呢?他为了良心的缘故受苦倒觉甘甜,没有人可以夺去他的喜乐。因为只有主耶稣替代了他,用生命交换了死亡。

“以诺与神同行,神将他取去,他就不在世了。”

在创世记第五章列祖的家谱中,以诺是寿命最短的,只有其他人的三分之一。但是谁能说他不幸呢?

在牧师的生命中有三个路标,第一个是宋尚节,享年43岁。他曾说过:“宋尚节被召回天家之前说,‘我为人不如王明道,解经不如倪柝声,交往不如计志文。我唯有一点,就是拼命。主知道,我将一切都摆上了。’主啊,求你也使我这样,一切摆上为主,为主不顾一切。”

牧师说自己是上帝手中抽出来的一根柴,不管是横着烧,还是竖着烧,都要烧在主的跟前。

当牧师度过了43岁的生日,他的人生进入第二个路标——改教家约翰加尔文,享年55岁。他在中国得以刚强壮胆,在于他如加尔文一样,笃信上帝的主权和恩典。

在他的声明中他如此写到,“如同主的仆人约翰加尔文所说,邪恶的统治者是上帝对邪恶的人民的惩罚,目的是催逼上帝的百姓向他悔改。为此,我乐意在身体上服从他们的执法行为,如同服从主的管教和训练。”

另外,牧师和加尔文一样有着严重的痛风。他在一次痛风发作中写下牧函,思想至此,又战兢又经历巨大的安慰。“想到生之患难,死之艰难,主耶稣也曾经历过。那么,或生或死,岂不都是以马内利?又想到有哪一种疾病,哪一样磨难,是历代的圣徒从未经历过呢?”

九年,好消息是不到十年,还有就是已经过了一年。八年后的2027年12月9日,王牧快到55岁,这是加尔文去世的年纪,正是王牧用来规划自己生命的一个路标。主啊,求你赐给牧师圣经和书籍,让他可以在监狱享受安息,等待你呼召他出来牧养这世代的百姓!

牧师说,如果他有幸活过了55岁,他的下一个路标是马丁路德,享年63岁。有人把王牧比喻为中国的马丁路德,不管是体型、风格、影响力,还是面对的处境,都有那么的相似。他也有如路德般一人对抗全世界的勇气。

在《宗教改革沉思录》中,他这样写道:“在某个意义上,中国家庭教会的第一代领袖,如同集体的路德。王明道是其中一个鲜明的代表。他以一个人的良心,几十年的牢狱,对抗了整个帝国。”

而当你继续想要问牧师,如果活过了63岁呢?他就会诚实地告诉你,那我就没有想过了,我觉得我不会活过那么长时间。

当我断断续续在深夜敲下这些句子的时候,我再一次展望我过去的一年,以及盼望那新的一年。我不知道会遭遇什么,但我想我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良心,就是受苦。

这是中国所稀缺的,更是我所稀缺的。

任世界兴风作浪吧,
但我有主耶稣基督。

噢,主啊,唯有你是我良心安稳的倚靠。在新的一年,让我不要想着会死于哪一场灾难或者哪一场逼迫,乃是要不断地练习死在你的手中。

如此,我就可以活着,像人一样活着,活在你所掌管的历史中。

记于2019年12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