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几首

今天(2019年6月1日)是王怡牧师四十六岁生日,也是他将在看守所度过的第一个生日。他曾说过:接下来的十年,如果他在外面,就全身心地投入这场福音运动;如果他在里面,就全身心地开展监狱福音事工。

我不知道这半年他在里面如何,但我知道他一定安稳在主耶稣手中。正如在半年前,预感要被捕时,他写下的这首诗歌所表述的,他喜乐地迎向自己的十字架,这是基督赐给他的黄金冠冕。

安息十四行

整个下午,享受阳光
和真理厮守在一起
偶尔想念世界
看见十字架活画在眼前
赞美诗,把不认识的亲人
带到我身边。噢
那些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是这世界仅存的温暖
假如我有十两黄金
就可以送给那些迫害者
感谢他们使我得着
不朽坏的黄金冠冕
感谢他们花了一辈子
把神的儿女送上十字架

20181203

  1. 其实永恒太短

其实永恒太短
不够我赞美你
因你的怜爱,不计其数
当你的手触摸我时
诸山还未造成
鹦鹉也不能学舌

这是我鲁莽的原因
活着,急于揭开底牌
死了,就不能再歌唱
所以我踉踉跄跄
一头扎进了自己

努力模仿圣灵
学习极端而彻底
渴望像天父
一样完全而广大
直到遇见了十字架

看见一只孔雀
在那里。被扒光
永恒停顿在各各他
新世界的奇点
那一刻无人赞美
连抱怨的人
也停止了抱怨

伟大。伟大到
可以渺小的地步
而永恒。也永恒在
可以被杀死的瞬间
那一刻,赞美
从我最里面出发
用了短暂的一生
才到达我的嘴唇

20180620

  1. 小时刻

一个灵魂,穿上时间
获得漫长的曲线
现在,我的思想像面包屑
一路撒落,在绑匪身后
连续九年,我梦里
有一座巨大的堰塞湖
每个人都向山跑去
只有挪亚,在陆上行舟
有时风吹过,我感到脚疼
他人说话,令人心寒
但最大的麻烦还是自己
立志,立志,行出来由不得我
生命啊,都是一些小时刻
在静默时,意义被放大了
其实时间是不均匀的,正如情感
在三十二岁那年骤然升高
现在,我四十有四了
主人啊,每逢你将我击倒在地
那是人类身体的最佳姿势
适合祈祷,躲藏,和睡眠
20170601,生日感怀

现在,我的全部工作就是等待
1
“对上帝来说,他有上千个错误。”
约翰逊,一位英国戏剧家,这样论莎士比亚。
2
现在,我的全部工作就是等待。
而休息,就是真正的诗歌。
3
如一件独一无二的事物,在等待召唤。
每一块石头都感到了意义。他们悄悄移动着,向着末日。
为此,“它们”,我写成“他们”。
4
十六岁那年,母亲在暴风雨中,跑着回家。
她发现自己流血,从工地到县城,沿途哭泣。
战斗的歌声,一路变小,又一路变大。
5
除了表达自己,我对仔细地描绘一个人,不感兴趣。
6
主啊,我无法想象,如果忽然你对我失去了兴趣?
7
我们出生,是为了庆祝另一个人的生日。
我们死去,是为了进入另一个人的死。
8
加缪说,
“每当我几乎感受到世界的深刻意义时,正是它的简单使我震惊”。
9
为此,恩主啊,我这样祈求:
让我对你所知一切的惊讶,远低于我对你所不知一切的惊讶。
10
现在,我的全部工作就是等待。
先睡在这个世界,然后,睡在主人的身体里。

20150601 42岁生日

六月(组诗)

1、如果
如果。我不能绕到星球背后
我不相信无限,不相信整装待发的天使军团
这是上帝的奥秘。把有限设计为
无限的样式
相信宇宙是无限的,就使自己卑贱起来
从而傲慢地,拒绝了无限本身
自从莱特兄弟发明了飞机
一些的信仰破落了,一些人更加坚定
如果。我从来没有哭泣过,特别是夜里
那么当阳光爬上我的肩头
我不适应光明。不知生活如何继续
除非你使我的泪水,将床榻浮起
除非比整个宇宙更广大的,是人类的忧伤
比这忧伤更辽阔的,是你吗,我的主人

2、儿童
经过漫长的一生。扔掉你不能吃掉的
埋葬你不能扔掉的,送走你不能埋葬的
不能送走的必须随身带上
在火焰的入口。它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沉重
正如这个国家,远比你想象的邪恶
儿童们花了一个节日,满头大汗地玩耍
我们花了漫长的一生。还在定位各自的角色
在火焰的入口。那额外的一切必须焚烧
剩下纯粹的人。纯粹的爱
纯粹的记忆,和纯粹的劳动
我们一辈子弯腰,俯身。不是察看死亡
是察看另一个国家,彷佛它正在出生
主人啊,为这些缘故
今天早晨、午后和晚上,我三次呼唤你的名字

3、末日
仅在时间中存在的人,并没有存在
彷佛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最终。凡是死去的人
都选择了效忠一个死去的国家
人们举起酒杯,让灵魂漂浮其中
火车,姑娘,稻米和诗歌
都被骑着灰马的使者带走了
凡存在过的一切,把我们忘得真干净

4、丰富
有人坐车轧我们的头
有人放水淹没我们
有人结扎我们的姐妹
有人斫伐母亲的棺木
主人啊,藉着这些罪恶
你领我们进入丰富之地
你定了目的,也定了谋略
并且你的慈爱永远长存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我不能喜欢一个,抱怨另一个

写于20140601,41岁生日

  1. 圣弗兰西斯和狼

我的眼睛昏花
因为仇敌太多
少年人哪,离开我吧
老年人哪,离开我吧
妇女们哪,离开我吧
免得我腐烂的声音吞没了你们
因为我的喉咙
是一座敞开的坟墓
我的敌人哪
你们什么时候羞愧
什么时候悄悄焚烧档案
悄悄隐匿财产
我的仇敌哪
全世界有哪一个地方
你们不曾指着说
这是我的
我的孩子哪
又一次从噩梦里醒来
又一次看见真正的狼
我的弟兄,圣弗兰西斯
出城去找那匹狼
对它说,你要悔改
不许再吃人了
我就带你进城
要他们饶恕你
我就这样度过余生
直等到我的弟兄,圣弗兰西斯
把狼带回来了
直等到我眼睛昏花
只有夜里祈祷的时候
才恢复到1.5的视力

20120601,写给CL姊妹和WD先生。

愿我的祷告如香陈列在你面前;
愿我举手祈求,如献晚祭。
【诗141:2】